•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俄罗斯文学史上最长的日记发行
  • 俄罗斯文学史上最长的日记发行

    2017年12月3日,在莫斯科“第19届国际非虚构类书展”上,俄罗斯文学史上最长的日记——普里什文的秘密日记完结卷亦即第18卷的出版发布会举行。该卷日记于今年春天正式出版,标志着普里什文日记的整个出版发行工作收官。

    俄罗斯国家文学博物馆分馆普里什文故居博物馆馆长莉莉娅·亚历山德洛夫娜·梁赞诺娃、高级研究员杨娜·吉诺夫耶夫娜·格里申娜、《十月》杂志总编伊琳娜·尼古拉耶夫娜·巴尔梅托娃,以及参与出版的各大出版社代表,出席了发行会并致辞,称普里什文秘密日记的出版发行为俄罗斯文化史和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

    巴尔梅托娃曾主持出版过多部苏联时期作品,还参与了首本普里什文日记的出版发行工作。她指出,普里什文日记的完整出版意义重大,完整的普里什文日记始终不曾公开,因此,日记的出版让人们认识到了普里什文作为文学家之外的思想家和哲学家的不同侧面。

    一直以来,普里什文作为“大自然的歌者”和儿童文学作家而广为人知,现在人们方才知晓,其最重要的作品乃是他的秘密日记。自1905年至1954年去世,普里什文一直坚持写日记,时间跨度长达50年,内容包括大家熟知的大自然、恋爱故事、人生探寻、哲学宗教思考等等,人们可以据以研究其自然哲学、恋爱哲学、生活和创作哲学等。此外,日记还记述了当时的历史事件以及其所经历的时代以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客观完整地反映了长达50年的俄苏历史,因此,其日记是历史研究者们的重要参考文献。

    普里什文日记的出版经历了漫长而又艰辛的过程。这首先归功于其夫人瓦列莉亚·德米特里耶夫娜·里奥尔科(出嫁前的姓),瓦列莉亚·德米特里耶夫娜一直帮助普里什文整理他的日记,深知该日记的重要价值和出版意义。普里什文逝世后,瓦列莉亚·德米特里耶夫娜更将日记的出版列为自己的最大梦想。从1940年认识普里什文到1979年自己逝世为止,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瓦列莉亚·德米特里耶夫娜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整理普里什文的日记上。瓦列莉亚·德米特里耶夫娜逝世前最担心的是日记不能得到出版,所以,她特别指定现任普里什文故居博物馆馆长梁赞诺娃为普里什文文学遗产的继承人,以继续日记的整理出版工作。梁赞诺娃1969年来到普里什文故居博物馆,1973年,现任高级研究员格里申娜及其先生弗拉基米尔·尤里耶维奇·格里申又先后加入,他们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普里什文日记的整理研究工作。原稿多达120本,字迹小而潦草,行间没有空隙,时有涂改补充之处,有些地方还沾染了墨水,因此辨认整理起来十分艰难。除了辨认整理,他们还做了大量注释解析的工作,又多方寻找出版途径,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让这部俄国文化史和文学史上最长的日记得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