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网络文学的门槛并不低——青狐妖访谈录
  • 网络文学的门槛并不低——青狐妖访谈录

    对话人:青狐妖(张堑) 网络作家

    李婷婷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卓越班学生

    丁 冬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卓越班学生

    李 菲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中文二班学生

    访谈时间:2015年8月11日

    访谈地点:菏泽市蓝海至尊酒店

    网络文学的门槛并不低——青狐妖访谈录

    一、机遇不是凭空扔给你的

    李婷婷:您家人对您从事网络文学创作是什么态度?

    青狐妖:现在家里人都很支持。最初从事网文创作是因为快有小孩了,而单位里面薪资水准不是很高。当时我从事网文创作就是抱着很俗的念头,想增加点儿收入。一开始家里边儿确实也有反对,毕竟自己当时上着班,有点儿得不偿失。结果书上架之后第一个月收入接近两千,那时候两千其实已经不错了,毕竟作为新手。当时我的工资也就2000,相当于翻一番了,就更不舍得丢了。那时我每天深夜创作,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一直到我到塔读,更新量更大了,一天更新一万字左右,还是天天写到两点。我从2010年坚持到了2012年,家里比较反对,也是因为这种生活状态。

    慢慢收入差距越来越明显,到了2012年,考虑了很久之后决定不去单位上班了,成为了一个全职写手。我现在倒是轻松很多,但是对于新入行的朋友来说,我不建议直接全职,哪怕你辛苦一点。全职风险太大了,辛苦一年两年身体能吃得消,毕竟还年轻。如果你盲目地辞了工作,在你学习进步最快的时候,本该学习社会经验的时候,你跟社会脱轨了,你社会经验、工作经验都没有,万一全职写这个网文也没有收入,这就不行了。

    丁冬:增加收入的途径有很多,当时您为什么想到了写网文?您是不是一直有一个文学的梦想?

    青狐妖:也不仅仅是这样。第一个方面,是自己原来是做与文字有关的工作,我写过新闻稿、电视稿,后来在单位里面也一直做秘书,主要是觉得自己熟悉文字方面的工作;第二个方面,觉得写作不需要投资,当时没什么经济积累,写网文至少不会赔钱。当时就抱着这个想法来尝试一下。

    李婷婷:您是学习什么专业的?

    青狐妖:管理。文笔是被硬逼出来的,在工作上,必须要写新闻稿,采访多了,会遇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对写作也有帮助。

    李菲:海明威之前也是写新闻的。

    青狐妖:对,他是战地记者。

    李婷婷:当时您为什么不做记者了?

    青狐妖:那个时候主要是因为观念问题,记者没有编制是临时性质的。我后来去的事业单位有点像国企,感觉稳定一些。在此之前,我从事的工作一共有17个。

    李婷婷:这么多!

    青狐妖:从毕业之后就不停地换工作,没有安定下来。到后来要成家、要立业,必须要安顿下来。从事的工作包括新闻媒体、服装、电子、销售,等等,特别多。那时没有很满意的工作,心也不安定。年轻的时候也不想有什么积累,多见识一下也不错。当时不停换工作承受的压力也很大,来回地跑,上海、浙江、山东一大半城市都跑过。这些经历对后来写都市文很有帮助。

    李婷婷:那您当初有没有想到自己会取得这么大的成功?

    青狐妖:没有,当时只想增加点收入就不错了。但是心里总是有点不满足,我去开年会的时候,有好多小姑娘一个月收入过万,当时女频比较火。我很震惊五六十个小姑娘都达到这种收入水平。我感觉要是坚持写下去应该是有前途的。后来我的收入越来越高,特别是到了塔读以后,这几本书基本都处于爆发状态。所以,一些年轻的朋友如果想全职写作,需要考虑一下有没有这样一个基础。我计划全职写作时,第一部作品《妖孽保镖》已经完本。那时《妖孽保镖》在本站是1.5亿的点击量,在中国移动是3亿的点击量,完本之后又爆发了一阵,现在接近7亿点击量,而且这本书在各个渠道反响都不错。在新浪,也是半年销售第一。这一本,基本上使我对这个圈子套路都比较熟悉了,也让我坚定了“可以把网文真正当作一个事业来做”这一想法。

    我的性格可能比较谨慎,写作前期、中期的时候很多人(包括编辑)都建议我做全职,我一直说“再等等看”。《护花狂龙》的反响比第一本前期的时候好很多,我这才放心。我觉得年轻的时候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不过也有很多写手一开始就是抱着“我要当一个作家”的心态从事网文写作的。

    李婷婷:现在很多人注意到网络作家的收入越来越高,您怎么看待这个行业?

    青狐妖:很多人都觉得它可以作为职业或者谋生的渠道,愿意加入进去。但是郭德纲有句话“相声的门槛低,有一张嘴就可以说”。有人觉得写网文的门槛也很低,有一双手就能写。其实并不是这样,很多人看到网文的门槛低,但进来之后才发现有门槛,门槛在里面,并且不低。网上号称有200万写手,真正活跃的估计有二三十万,真正能把网文作为一个事业的网络作家其实更少。就比例来说,这个行业竞争力还是很大的。但写网文是有好处的,第一,能承载你的爱好、梦想;第二,它没有什么成本,年轻人可以无条件地去尝试。在其他行业跌倒了,可能对年轻人来说打击比较大,但写网文无所谓,如果成绩不好,就把它当自己的爱好,有很多作家一开始写就扑街。

    丁冬:您现在每天写作会花费多长时间?

    青狐妖:每天写作至少5个小时以上,然后看看别人的书,不比上班轻松。

    丁冬:您这五六个小时是怎么一种状态?是全力投入,还是比较休闲的五六个小时?

    青狐妖:感觉是挺累的,特别是连续写两章以上。一放下键盘,脑子里面马上就一空,很疲惫。写完之后就处于一个疲惫期,它不光和体力有关系,跟脑力也有关系。之前天天夜里打字到两点,到后期身体自然而然受不了了,坚持到两点之后会睡不着,四点才睡着,然后第二天七点又马上起来吃点饭上班。我在单位里面特别忙,一个人做好几个人的工作,然后回来之后继续写,当时确实快崩溃了。关键是没有休息日,星期六、星期天不能断更。网络作家里面坚持不断更的最典型的例子是唐家三少,十年没断过一章,要申请吉尼斯纪录了。他应该是最成功的网络作家之一,是网络文学中的一面大旗。

    (青狐妖拿起了烟)

    李婷婷:您现在经常抽烟吗?

    青狐妖:是。喝茶、喝咖啡已经提不起神了,思考的时候喜欢抽烟。网络作家有个特点,不抽烟的就不抽,如果抽就会抽得很厉害。

    李婷婷:您的书与书之间实现了无缝连接,跟您的读者不会出现“断粮”,那么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在写作吗?

    青狐妖:有时候手里存稿多一点,也可以放松一下的。有时候必须得出去,就比如说公司年会、团体活动等等。但从更新这方面来说,是一天没有断过。

    丁冬:一路走来,您的写作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青狐妖:我入行的时候三十岁,已经算挺晚的了。那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总体心态还算平稳,没有战战兢兢或是紧张。自己老书虽然有些热度,但新书上线还是有点患得患失的心态。万一新书扑街,会影响以后的写作。尤其是这次新书发布的时候,我患得患失的心态要比刚入行时强烈很多。差不多经历了一年的转型期,虽然我对自己的文章还是挺有把握,但新书上线时我还是很紧张。直到上线之后很多评论者的评价都很高,我才安心。

    丁冬:单位的同事有没有很惊讶您现在成为大神了?

    青狐妖:他们隐隐约约地知道,具体不是很清楚。以前上班的时候,中午的休息时间,我把自己锁在屋子里面。那个时候别人就很好奇我在里面干什么,我的那些同事都在打牌,我就说我在睡觉。后来他们为我送行的时候,联想起来我中午在里面是写小说。

    李婷婷:您的写作当中出没出现过机遇?

    青狐妖:机遇其实与自己不断的坚持有关系。要说总体的机遇,我到塔读来,这算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但如果当初写第一本的时候没有坚持下来,那就没有这样一个机遇了。机遇不是凭空扔给你的。唐家三少的机遇就是从事网文写作了。他十年来不断更,实现了无缝连接,与他的坚持、勤奋有很大关系。当然了,一天更新六千字以上对他来说也是很容易的,他还有精力去从事其他的领域。

    丁冬:您为什么会选择青狐妖这个笔名呢,这是个比较偏女性化的名字,与你的写作风格相距也挺大的。

    青狐妖:主要是这个名字比较便于传播,网络时代是非常讲究传播性的,大多数读者看过一遍之后就会记住这个名字。比如说“我吃西红柿”这个笔名虽然不文雅不高雅,但这个笔名是很成功的,一般人看了之后就忘不了,我儿子一听,他也能记住。当时起青狐妖这个笔名也是一念之间,我是换了笔名到17k,当时想一个笔名,之前看过七侠五义里面有黑狐妖,结果让别人抢注了,然后就改成了青狐妖。另外这个笔名便于做推广、运营。

    二、网络文学这块大蛋糕

    李婷婷:总体上,您怎么看网络文学?

    青狐妖:随着文学的发展,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有可能就融合在一起了。写传统文学的这些作家也要考虑主流读者的阅读口味,有的作品写出来思想性很高,但是也需要有人看。比如郭敬明,他写的是面向广大青年读者的,其实他的书和网络文学是非常接近的,现在不太好评判他到底是传统文学作者还是一个网络文学作者。我认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这两个大圈子最好能融洽地接触。最后,你学我,我学你,你借鉴我的,我借鉴你的,取长补短会更好,同时我们又能很和谐地相处。不能以一个非常严格的标准去划分这二者,或者二者相互鄙视,你瞧不起我,我瞧不起你,这样就没有意义了。我们网络作家也是非常尊重传统文学圈的,比如评论家白烨老师、一流的作家刘庆邦老师讲课,我们听课非常认真,我们很尊敬他们。网络作者对于传统文学作者是没有天然的抵制的,我们很善意地看待传统文学圈子,同样保持着一份尊重。也希望传统文学圈子对网络文学有更多的宽容,提供更多的帮助,进行思想性、艺术性的文学交流,让网络文学有个整体水平的提高。像你们这样的学生,还有周教授,与传统文学圈子联系较为紧密些。我们非常愿意与你们进行交流,这种交流本身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自己能学到很多东西。

    李婷婷:现在网络文学销售属于怎么一个情况,有哪些渠道?

    青狐妖:网络文学是在2010年左右出现了手机无线阅读的爆发,手机上的销售等于把这个行业又给重新拉升起来,出现了一个繁荣期。现在手机端的销售人气已经远远超过电脑端了,这一个大趋势导致了现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无线向的比较多。在网络文学圈子里面,所谓的“无线向”就是风格、写作笔法更贴近于手机阅读的习惯,更关注手机用户的阅读心理。手机用户不同于之前电脑端的读者,电脑端读者比较资深,读书比较多,对于书的口味比较挑剔。但手机阅读中读者年龄都比较低龄化,他们的口味比较趋向于很直接、很短平快的风格。

    李婷婷:现在网络文学都有哪些平台?

    青狐妖:例如阅文集团,阅文集团包括起点、创世这些网站,小说阅读网等网站也在其中。腾讯现在占据这个市场的大部分资源,不能说是垄断,但大部分优秀的人、资源都集中到了那里,这是不可否认的。

    李婷婷:那现在网络文学的版权是怎么一个情况呢?现在是不是存在一种全版权?

    青狐妖:存在,有全版权买断。也有作者分成,网站给你代理,收一点代理费。还有与网站是五五分成的。现在我的电子无线版权就被网站买断了,其他的版权是网站帮我代理运营。比如说现在这个简体出版,他们就帮我找简体出版商,他们会收取一定合理的费用。如果是我自己去找的话,还需要沟通,会分散精力。也有很多作者希望通过这种途径来宣传自己,有的是觉得把版权全给网站,网站可能给自己的价格更高一点。

    李婷婷:网站在签约权、全勤这方面是怎样运作的?

    青狐妖:如果我每天写六千字不断更,网站会给我一个月六百块的全勤奖。如果是一万字,就是一千二。如果是写灵异这样不容易出成果的相对小众的网络文学,全勤奖的金额会更高。塔读是个非常好的平台,他支持全方位的发展,针对一些年轻作者或者是专门写小众文的作者,塔读都会给他们一些补贴来支持他们的发展。塔读一直走精品原创路线。而这个路线本身也体现了一种扶持。

    李婷婷:现在文学圈的商业气息是非常浓的,您怎么看?

    青狐妖:网络文学这个商业化的气息也是非常浓的。一般作家都是要考虑收入问题,包括一些传统作家也要考虑这个问题,毕竟要养家糊口。传统文学的收入情况不太好说,但是如果写得比较好,受众还是非常广的,当然也存在一些社会主流读者读不下去的作品。反过来说,在网络文学中也存在这样的情况。

    另外,纯文学作家要耐得住寂寞。传统文学可能见效慢,写一本书写了好多年可能还没红起来。但是网络小说只要你写的质量还可以,这个月写了,下个月就能让你吃上饭。看你怎么选择,年轻人有的想写纯文学,有的想写一些短、平、快的网络文学。其实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要看你的写作目的、写作初衷。我认识很多网络作家也是抱着一个网络文学的梦,他们觉得读者喜欢看我的书就行了,这种情况这在我们圈里叫“玩票”:家里不缺钱,从事文学就是为了写出来让读者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就是想写。

    李婷婷:商业化有没有不好的影响?

    青狐妖:它让网站、作者、编辑都产生比较浮躁的心态,因为考虑成本因素,考虑商业化,就必须注重短期收益。如果你的书上架半年还不挣钱,不止作者急,网站也急,编辑也急,特别是一些比较知名的作者,网站给你买断价,付出已经非常多了。比如写了半年,已经给你100万,结果还不见收益,他们心里能不着急吗?要不他们咬着牙说“你接着写吧”,要不委婉一点“咱开新书吧”,这其实算是一种很好的待遇了。但是这一本不见收益的书可能是这个作者想写出自己的情怀的作品。

    李婷婷:现在很多网络文学作品被翻拍成影视剧,或是改编成网络游戏,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青狐妖:在网文圈里面有一个产业链,这个产业链拉伸得很长。但是最根本的是文本是否好,这个是源头。比如说,一本书红了,就可能把它改编成游戏,就会把它翻拍成影视剧,或者是把它做成漫画,出版成简体、繁体实体书等,它可能还会做一些周边产品。有的网络作家搞网店,销售他自己签名的T恤之类的,专门打造粉丝效应。总之,林林总总的特别多。

    丁冬:如果将来您的作品被翻拍,您是希望自己做编剧,还是找专业编剧?

    青狐妖:在这个方面,编剧还是让别人来做,我可以参与进去,做一个世界架构师。比如说,玄幻小说拍成电影,我可以把这个世界的架构帮他们确立起来,因为我最熟悉我的书。确立之后,至于怎么往里面填充,怎么修改,这些交给编剧,因为编剧和网络作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李婷婷:现在这么多网文改编成影视剧,是不是因为现在编剧不够给力,剧本不够多?

    青狐妖:不止这方面。网络文学中几十万、上百万人共同来创作作品,他们的集体智慧、联想力爆发出来,有的作品在故事情节、内容、世界设定方面肯定比编剧自己去构思要好得多,至少人多力量大。几十万人的构思肯定有一些是非常精彩的。咱们网络文学中能完爆、碾压《指环王》、《哈利波特》的构思特别多,只不过没机会去拍,拍出来之后也缺少大电影的大制作。

    李婷婷:以后这种机会应该会多一些。

    青狐妖:对,其实把这种非常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拍成电影之后,中国真有可能出现几个JK.罗琳,出现《哈利波特》这样的作品。

    丁冬:现在还缺乏孕育它们的土壤。

    青狐妖:嗯,可能时机不到。另外资本还没有流动到这一块儿。不过现在已经开始受到重视了,版权开始卖得比较火爆了。而且很多版权处于一种储备状态,是不是会消沉下去,还是将来有一个爆发,这个不好说。也有囤积低价版权的情况,例如:十万、二十万一部的版权我一下子买了二十部,我可能将来只拍一部,这个作品的情节我借鉴一下,另一个作品的情节我再拿过来一些。

    丁冬:现在网文越来越受关注了。

    青狐妖:对,现在比较大型的互联网企业比较重视这一块儿,认识到其中的重要性,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全都进来了也就说明这一点了。比如游戏产业很大,但是它的源头是文本。一本小说能够带动延伸的周边渠道很多,可能它本身价值是500万,运营起来价值就是5000万、5个亿。

    李婷婷:网络作家好像存在一个跳槽的现象?

    青狐妖:跳来跳去是很正常的,就像公司上班一样。有时候是因为感觉对方开出的条件比较好,有的时候是觉得对方那个网站可能更适合自己发展,还有就是纯粹觉得我写得有点郁闷,想换个环境。其实都很正常,我以前用另一个马甲在小说阅读网写过,用青狐妖这个笔名到了17k,现在我又在塔读。不仅作者跳,管理层跳槽也很频繁,也很正常。现在网络文学竞争挺激烈的,特别是以无线为主的无线阅读这方面。本身一个书库里面的可读的书比较少,作者也少一些,如果不做平台,也会把其他站一些资源拿过来,在这边收费。比如我们一个卖一块钱,自己给版权方五毛,这种合作很多。塔读开始也是走这样的路线,但它都一直没放弃自己的原创队伍,坚持走“精品原创”路线。

    李婷婷:作者跟网站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青狐妖:这个要因人而异。有的作者跟网站关系挺融洽,有的联系不太多,除了写书就没有私下来往,几个月不跟编辑说句话的作者也很多。

    李婷婷:你怎么看起点网络作家的出走?“起点出走事件”在网络上讨论非常火热,他们当时出走好像是由于版权问题。

    青狐妖:起点出走的这批作家实力强大、影响很大。每个作者都应该找到适合自己的网站,能安心写下去就行。现在阅文集团实力非常强大,但百度也在发力,阿里巴巴也加入进来了,B A T三大巨头全都介入了。以后作者的选择机会可能会更多一些。

    李婷婷:在台湾网络小说的市场怎么样?高楼大厦在台湾出书是怎么做呢?

    青狐妖:那是“高楼”繁体版权的一部分,还有山东的骷髅精灵,他们两个是大陆经营繁体版权最成功的代表。

    丁冬:您有挺多网络作家朋友,您觉得有没有必要联合成一个组织,维护大家的权益?

    青狐妖:中国网络作协可能马上就会建立了,它是中国作协下设的一个部门。其他几个省已经有动作了,咱们山东暂时还没有成立。上海、浙江、四川、辽宁、广东、安徽这些省份的省网络作协已经建立了。

    丁冬:这是对网络作家的一种保护吗?

    青狐妖:更是一种认可。包括加入省作协,中国作协,更多的是为了一种认可。写网络小说,别人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成绩,可能还有一部分人持有偏见,但如果说你是中国作协会员,那在别人看来你至少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因此很多网络作家对此也比较重视了。

    三、 “暧昧”只是味精

    李婷婷:您的小说开篇都会把环境背景设定在一些中小城市当中,这是为什么?

    青狐妖:有不少老作者、老编辑问我为什么文章的开头选这些环境描写,我的回答是,因为读者对这些环境最熟悉,我本身对这些环境是有了解的。比如《泡妞低手》一开篇就出现了一个车站,还有那个小旅馆。我家之前就开过小旅馆,拿着自己熟悉的东西写还是有优势的。无线向的读者中学生占大部分,他们的社会经历不是很丰富,社会阅历也不多,我只能找一些让他们都能接受的地方。第二大类读者是打工的农民工。他们对小旅馆、车站等都很熟悉。有时候他们可能对小酒吧不熟,但是像这些喝酒的地方,他们也是知道的。要是写得很高大上,比如说主角一出来之后在一个世家里面,或者说在一个市委大院里面开会,读者肯定代入不进去。如果你在写作中对这些方面很注意,那么你的作品成功的机率会更大一点。

    李婷婷:网络文学很重视读者阅读体验,开头很重要,有作家提到“开篇3000定生死”,您怎么看?

    青狐妖:一个成功的开篇基本上是一本书成功的一半了。网络文学读者对于作者的要求是比较苛刻的。因为读者有几万、几十万本的选择,他看到了前五百字或一个简介,这个网文不入他的法眼的话,他就可能不看了。所以现在我们都非常注重网文的名称、开头。开头就要让这个主角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入场。《劫龙变》开头我原来写了1500字的原稿,但是我觉得这样写的话主角出来得就太晚了。对于读者来说,如果主角一直不出来,他们就没耐心了。于是我就把1500字删减到了七八百字。像玄幻小说,它的开头一般都是把主角的遭遇使劲儿地往下压,就像弹簧似的:把你压到最低了,我看你能弹多高。这样才能把主角的反击写出来。玄幻小说存在一个套路,但是这个套路现在过于套路化,很多作者都被限制太死了。比较经典的套路有“废才流”、“退婚流”之类的。

    李婷婷:“退婚流”这个套路我最开始是在《斗破苍穹》里看到的。

    青狐妖:现在再模仿这个套路特别容易扑死,因为读者看得太多了,就不会感兴趣了。在新书里,我没有写废柴,而是写强者归来,主角是天才中的天才,他要把整个家族给保护起来。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劫龙变》中没有写“退婚流”,而是写了“提亲”,但更令读者生气。这种提亲是向主角的母亲来提亲,压抑感是特别大的。在原来的网文中,主角在出场时作者总会对他进行一个详细的介绍,但是在这篇网文里,主角一开始的身份还是非常神秘的。我之前的三篇网文中主角出场时身份也都非常神秘,如果还没有让读者养成阅读习惯的话,我是不会把主角的身份交代清楚的。我在写作时会让读者产生一种痒痒的感觉,痒到我终于把主角的身份给揭秘了,这个时候读者已经丢不下这本书了,这其实算是一个小技巧。《护花狂龙》中易军出场时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物,他在院子中冲凉时,描写到他身上的一个枪伤。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身上有枪伤会大吃一惊的,所以读者就会对这个主角产生一种好奇,好奇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枪伤,读者就会产生看下去的冲动。

    李婷婷:流浪的蛤蟆提到他刚开始写时“试水”:用很多马甲在写。他有很多网文的开头,他把写好的网文开头放到网上,看读者的反响。反响好的,他就继续写下去。您的写作习惯是怎样的?

    青狐妖:蛤蟆是一个让人尊重的作者,应该说是一个老前辈,他写了这么多年,资格非常老,是我们行业的一棵常青树。他从第一本开始就红,也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人气。他们那一批老写手坚持下来的特别少,说他是“活化石”一点儿都不假,从第一本VIP上架一直到现在,最难得的就是他依旧保持高水准,紧跟潮流。我一上来遭遇的挫折比较少,可能跟前期准备比较细致有关。在上传之前,我把总体的框架、大纲都写得比较细致。

    李婷婷:传统写作和网络写作在叙事上有什么差别?

    青狐妖:比如说传统文学有的采取第一人称视角或者是上帝视角,故事发展与读者没有什么关系,但如果网络文学这样写,肯定就要面临扑死。

    李婷婷:您是如何设置大纲的,这个大纲会很大吗?写作中还有什么好的经验?

    青狐妖:心里面是有一个总体思路的,应该是以情节为推动力。作家在写的时候要意识到这个点很关键,如果写不好就可能丧失一部分读者。

    都市文换地图也是一个杀伤力非常大的设置。主角在这个县城里面已经无敌了,就到大城市里面去发展。他在大城市里面无敌了,就到省里面去发展。但是读者好不容易把小城市的东西都代入进去了,突然间你走了,这样就不好了。其实我是一个地图收缩扩张型的作者,我永远有一个点,我扩张以后还得回来这个点,始终让读者知道主角在这里有一个根。地图的收缩扩张其实和呼吸差不多。这样的话读者就不会特别厌倦,读起来也不会累。

    总之写作小窍门是很多的,仔细分析会有很多这样的写作经验。当然最终还是要看这个写作的本能是不是磨练出来了。在写作的时候,作家自然的本能就会把一些可能会损失读者的雷点给规避掉。作者应该懂得如何让读者兴奋起来,兴奋之后又如何压抑。这是种节奏感。

    丁冬:您每天都在写作,哪有那么多的内容可以写呢?

    青狐妖:幻想是占一大部分的。如果从自己的人生阅历来看,每个人都写不了这么多。那些传统作家的阅历很丰富,但他们自己的阅历其实也换不了多少字,还是要靠想象。很多东西都能够扩展,一个情节可以把它扩展到很多字数。而且网络文学有一种天然的扩张性、膨胀性。一个情节,传统作家可能把它写成十万字,网络作家可能把它写成五十万字。还有就是养成一个习惯,每天读读新闻。写都市文有一个优势,它的故事很多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不是虚构的。所以写出来之后,它的真实性非常强,代入感也非常强。每天要读一点新闻,不用太多,一天五条就行,这样一年下来你比别人多积累了很多素材。

    丁冬:那您看新闻是通过哪些渠道呢?

    青狐妖:看新闻联播,也会看hao123精选出的一些新闻。这个习惯跟我之前从事的电视新闻工作有一定的关系,对写都市小说还是有作用的。写都市文都要揭露一点社会黑暗,如果你不写黑暗的话,那都市文就没有矛盾点。但是黑暗面其实也要看作者如何把握分寸,中作协副主席陈崎嵘老师说过一句话,我觉得非常有道理,他说:“我们可以揭露腐败,而不是要展览腐败。”同样的,揭露黑暗,而不是展览黑暗。如果只是一味的去展览腐败,那作品的世界观就不对了。把黑暗面揭露出来也是为了要处理它。社会中是存在正气的,如果你单纯地把黑暗罗列出来,让读者产生了一种崇拜,那这个世界观就是偏了。

    李婷婷:您有没有看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青狐妖:这本书很火,但据说后来产生过一些负面的社会影响,同样写黑道文,孔二狗写的《黑道风云二十年》到最后那些黑道头子一个比一个惨。这就会让读者意识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而且主流社会不会接受你的。像赵红兵(老大)每年都会组织拍一张全家福,结果每年全家福里都会少一个人,这就写得很残酷、很冰冷。这本书反响也是很好的,同样是写黑道文,政府是不阻止他写的,因为他对待这个事情的态度是正确的。所以写黑暗面最后的结果取决于你给读者带来的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如果你写很多黑暗的东西,而且使它成为一种普世价值观了,这样等于你把错误的东西灌输给了读者。科班出身写传统文学也应该注意这一点,一不小心写成禁书了怎么办?在网络文学中,只要你的写作不是很偏激,还是有很大的空间让你去写作。

    李婷婷:您的作品有时会出现一些描写比较暴露的情节,您对此担心吗?

    青狐妖:像我这样的还好一些,很多作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书可能就会直接被封了。如果我的书中出现一些这样的内容,编辑可能就会找我商量一下。我的观点至少不是那种非常反动的观点。很多年轻作者写了之后被封了,连编辑都找不到,就很苦了。之前我在龙空上发了一个帖子,很多网络作家都进行了讨论。我提出“不要把暧昧情节当做书红的一个主要内容,故事情节还是最重要的”。包括作品的架构、矛盾冲突、人物的性格特色,都是书红起来的重要方面。很多读者喜欢暧昧情节,但暧昧情节只能作为全书的一个点缀。就像做菜一样,它是味精,而不是菜,你要是上一盘味精,谁都不喜欢吃。很多人觉得写暧昧文才能红,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写暧昧文有多少扑死的。几十万人都在写暧昧文,红好几十本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它的红不在于它的暧昧而在于它的情节。

    李婷婷:提到这个暧昧情节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鹿鼎记》,其中的主角韦小宝不仅风流倜傥,同时也是个充满了正义感的人物。

    青狐妖:对的。现在这种单男主、多女主的故事分为两类。一种是种马文,一种是后宫文。种马文听起来比较难听。

    李婷婷:“种马”是现在网络文学中比较流行的一个元素。

    青狐妖:但写种马文非常容易扑,写后宫文还好一些,因为在后宫文中主角之间还是有真实的感情存在的。这种套路不仅在都市言情中有,在玄幻中也大量存在。

    丁冬:写作玄幻小说是不是您自己情怀的一种抒发?

    青狐妖:这个也谈不上吧,起码写玄幻能够让我像打鸡血一样写作,能保持热情写下去。

    李婷婷:被预测到故事发展您会不会觉得尴尬或者不开心呢?

    青狐妖:不会,这些都是必要的,这也是很好的和读者互动的机会。就像玩“石头、剪刀、布”,如果每次都赢,别人就不会想跟你一起玩儿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四、每一个作者都是评论家

    李婷婷:有一些网络作家,例如高楼大厦,已经开始做工作室,带徒弟。这种工作室是不是在制造一种明星效应?

    青狐妖:他们也是需要这种明星的,能成功地做出来很不容易,需要顶住很大的压力和大量的投入。比如台湾的罗森,以前也叫“弄玉”、“浮萍居主”,每个笔名拿出来都很有名。

    李婷婷:我关注到您的微信、贴吧、QQ群的读者交流平台打理得很好,有没有人来帮你打理这些?

    青狐妖:每一个有点名气的作家其实都需要有人帮他去打理一些东西。比如说,这个月就有人帮我管理微信、贴吧、读者群,我一个人实在是照顾不过来。前天,新书一上来,论坛、贴吧各个方面都需要人帮忙。好多人在帮我管理,都是非常熟悉的读者:卫穆、帕哥、四季妹等。卫穆是四川的一个大姐,四季是北京的一个小妹妹,他们都很热心。他们一开始是在百度贴吧,从《妖孽保镖》就开始追文,到现在都已经追到第四本了。他们对我来说其实更像是朋友。

    李婷婷:他们会和你聊什么,会不会想知道书的进展?

    青狐妖:他们一开始要求特别高,让我必须赶快更。但是到后来他们都比较淡定了,因为他们也知道我算是比较勤快的作家。他们会帮我维护一下读者群体,有时候读者觉得更新较少不过瘾,他们还会去解释。成了朋友之后交流的方式就不一样了,跟他们几个非常熟,说什么都无所谓,有时候他们会叫我赶快码字。

    李婷婷:微信公众账号是谁帮你打理的?现在微信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青狐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那个朋友在这方面很专业的,他在贴吧里也做过。他是很热心的一个读者,在这方面研究得很深也很喜欢去运作。

    李婷婷:您会不会让其他作者帮忙鉴赏作品,提点意见什么的呢?

    青狐妖:很多,而且对自己的帮助挺大。

    丁冬: 8月7日您的新书《劫龙变》改变了您以往的写作路子,您为什么会想到要转型呢?

    青狐妖:因为自己写同一类型太多了,想换换思路。另一个方面,我感觉都市这种类型确实有点限制。很多东西是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但一些想象很敏感,就会触碰到雷点。写都市文局限太多,但是你不写现实吧,读者又说你写的都市文跟现实没关系,没什么代入感,写得太虚。新书转型以后的风格、内容还说得过去。一些老作者、老编辑看了之后都很认可。在比较大的作者论坛里面(如龙的天空),我也看了不少关于新书的评价,反映很不错。

    李婷婷:您为写作转型做了哪些准备?

    青狐妖:写作要考虑到作为读者的心态:他们关注的地方在哪里?哪种情节会让他们心潮澎湃地追下去?前一个站的编辑跟我说他认为每一个作者都应该学一点心理学:作者应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读者喜欢什么,厌恶什么,如何规避一些写作的雷点。如果有的情节让读者看了虐得受不了,那么这就突破了读者的心理承受底线。我的新书《劫龙变》开头的一个情节,让别人给主角的母亲提亲。这样一个情节,读者看了可能会非常愤怒,但是他能接受。如果写主角母亲被娶走了,读者可能会面临崩溃。很多情节差这么一步就会突破读者的心理底线。写作其实就像一种本能的反应,作者应该能感受到读者的底线是什么。用一个比较常用的例子,如果主角的女朋友被人言语调戏了,读者能承受;如果主角的女朋友出去被人吻了,很多读者肯定就不看了。

    李婷婷:您的番外和正文,读者朋友对哪个热情更高一点?

    青狐妖:我前一部小说最后有一个二十万字的番外,那这个番外其实是相当于我写四十万字都市文的精力,很多读者天天追番外比追正文的热情还高。可能到最后,很多读者就关注你这个玄幻,不关注之前写的都市了。而且这个方面有一个特点就是,番外中主角有一种天然的代入感。因为之前已经有五百万字把这个世界给带入了。之前有很多铺垫就是写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要是番外从弱者开始写,很多读者就可能等不及。所以前一部小说的番外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基本上把原来的读者都给拉过来了。其实都是一些过渡,甚至有人怀疑主角与番外是不是有关系。因为新书名字叫《劫龙变》,番外的主角叫龙隐。你们要是怀疑的话,就过来看看。

    李婷婷:我开始看您的新书时候非常心急,总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看起来非常累。

    青狐妖:我也受不了公众期的慢更新,读者天天都会催。写番外的时候每天更两章,即使是这样,读者催的人仍然很多。番外前天更完,所以新书就前天发布了。

    丁冬:你现在的读者定位是在哪一部分人群?

    青狐妖:从我个人的感情角度来说,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老读者走。至于新读者的读者定位,我希望是稍有一点阅读经验、喜欢玄幻仙侠类的读者。其实什么类型的读者都欢迎,我的文章不属于小白到脑残的那种文章。

    李婷婷:我之前也看过不少的玄幻小说,比如说《斗破苍穹》、唐家三少的书之类的。应该说您的新书是非常吸引我的。

    青狐妖:我现在的读者定位就是像你这样的有一定的阅读经验的读者。如果现在让你看,一开头就“废材”修真的,你肯定会看不下去了。

    李婷婷:对的,开篇就是废材的话,我可能就对这本书不感兴趣了。

    青狐妖:网文中还有很多不是以故事情节而是以单纯的升级来推动内容的作品,这些就不会让读者产生追读的动力。我始终坚持故事情节是王道。以情节为推动动力,这样读者才能更好地追下去。如果把升级作为推动动力的话,它就不能成为吸引读者的一个特殊点。

    玄幻小说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写升级。你要是写无敌流的话,就很难下笔,主角后期的成长就没有了,后续的故事就不存在了。我的新书的主角属于半无敌的,也比较难写。有一个老编辑看过新书后评价很好,但是他很担心以后的故事情节该怎么开展。主角在这个世界中已经处于很高的位置了,已经可以藐视王权了,那以后的故事情节该怎么办是个问题。。

    李婷婷:那会不会中途给他一个打击呢?

    青狐妖:不会,这样会损失一半的读者。读者也问我是不是要换地图,地图会换,但是我不会让读者觉得很突兀。尽量做到让情节来推动地图转换,你不转读者都得逼着你转。

    丁冬:您平时都喜欢看什么书?

    青狐妖:这个很难说。以前会经常看一些纸质书,看得很杂:情感类、官场类、名著类、传记类等等。接触了网络文学之后,书架上的书就很少翻了。在有创作想法时,会有针对性地看一些书。在写都市类小说之前,我是按照兴趣来看书的,比如我觉得“我吃西红柿”、“烽火戏诸侯”写得不错,就会看一下他们的作品。真正创作之后,会研究性地看其他作品的小说设置、情节构思,这个过程很枯燥,也会很累。跟以前不同,以前在做读者时抱着一种读故事的心态,一目十行。其实每一个作者在看其他作者的作品时都是评论家:作品架构如何设置?为什么这样写?这样写又是如何让读者眼前一亮的?结尾的处理方法如何吸引读者阅读下一章?各种想法结合到一起的结果就是:你看一章比别人看十章还要累。其实我现在害怕读网络小说,每次读都会不由自主地去分析,特别累。以前看一篇300万字的小说,几天就能读完,现在分析着读,30万字的小说用同样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读完,感觉比自己写作还累。这个过程就像外科医生把一个人解剖,要分析到每一个神经的作用,已经失去了读书的乐趣。

    丁冬:您写玄幻小说之前有没有看些别的大神写的玄幻小说呢?

    青狐妖:看了一点。但是不能完全贴着别人的套路,那样会失去自己的风格。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风格也叫做神格。你的文章别人拿出来读几章就知道是你写的,能达到这一步,初步的神格就算是有了。

    李婷婷:有的时候我看玄幻类小说会跳着看,就是刷屏看。

    青狐妖:因为作者有时完全把一些内容硬生生地给扩充掉。有时候你会发现这种文,你看一百本和看一本的效果是一样的。甚至是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会把文章的主角给忘掉。这样其实很可悲的,如果你的文没有明确的辨识度,其实很失败。

    李婷婷:那读者有时追的是不是这种神格呢?

    青狐妖:是的,有的读者确实有这种习惯。你像“我吃西红柿”,他就有自己的节奏,其他作者模仿也模仿不来,模仿也容易扑。

    李婷婷:你现在还常常读其他网络文学作品吗?

    青狐妖:会读,但读得比较少,对于网络文学里的各种流派也是会留意的。

    李婷婷:在您的前几部小说中,读者看完都觉得不太过瘾。

    青狐妖:其实很多读者说我结束得很仓促,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这说明读者心里还有一种不满足,说明读者愿意看,下一部还是愿意跟。

    丁冬:您平时爱看什么电视节目、电影、电视剧?

    青狐妖:电影时不时看一部,但是基本上没去电影院看过,没有时间。其实,所谓的看电影也是因为一个编辑跟我说电影的构思其实有很多可以借鉴的地方。我认识的一个编辑这几年看电影看了几千部,他说他这几年最大的成就就是看了几千部电影,在他看来可能比做网文成就更大。现在他一半的精力都在推动网络文学电影化,很有魄力,也很有意义。

    五、我很习惯小城市的生活

    李婷婷:高楼大厦提到过“网络文学是站在刀尖上跳舞”,您怎么看?

    青狐妖:他是以写玄幻为主,其实写都市更要注意。都市文我写了四年,也感觉很累,想换个套路了。换个套路其实也是把自己的写作热情重新给提起来,同一类型写多了,脑袋容易僵化。我一开始也是写玄幻的,所以还是存在这样一个文学梦想的。

    李婷婷:写作网络小说会经常出现触雷的情况吧?

    青狐妖:情节经常出现触雷的情况,一般来说写作时会比较小心,尤其是都市文。去年四月份的时候,严打了一次,那一次以扫黄为主。结果扫黄就附带着都市文受到很大的冲击,一些书直接被删了。这个事情对网文圈子产生的震动是非常大的。

    丁冬:网站会不会自动屏蔽一些字?

    青狐妖:会有一些敏感字。如果文章中敏感词特别多,就会引起注意。但是敏感词设置太多,对网络创作也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你写一个“东躲西藏”,可能会把“西藏”屏蔽。还比如说“十有八九”,“八九”可能会被屏蔽掉。

    丁冬:您的作品会因为敏感词而作出修改吗?

    青狐妖:在无线、中国移动方面修改过。我的写作三观还是比较正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从来没有任何反党、反政府、反人类的,我绝对不会写这些东西的。但如果编辑让我修改,会让我心里非常没谱。那一次,小说里没涉及美国的具体事情,中国也不敢写,中国用“华夏”代充,就写了在海上有一个小冲突,还不是军方之间的冲突,是以普通老百姓的身份,结果中国移动打电话过来说这几章必须修改。因为当时南海局势比较紧张,我就不小心触碰到雷点了。

    丁冬:您现在有没有带家人到北京、上海等城市生活的想法?

    青狐妖:对我来说,在这些城市生活的经济压力不是很大,主要是我很习惯小城市的生活。我也在那些大城市生活过,感觉没有小城市舒服。另外,人们都说“叶落归根”、“思乡情怯”,至少家里的老人是不愿意出去的,所以基本上也没这个打算。现在小城市慢节奏的生活挺舒服、挺惬意。而且对我来说,在任何地方有一根网线就可以工作了,在北京其实跟在家的生活状态是一样的,并且可能还没有在家乡接触的现实多,毕竟主要的朋友圈在家乡。

    小城市范围小,事儿不一定就不精彩,就像《妖孽保镖》开篇写的小旅馆的一些事,写出来之后一样很精彩,小说里的事儿不一定就要发生在大城市。我家里开过旅店,确实遇到过小说中写到的一些情节,有的都是我亲眼见到的事,写出来挺不错的,读者感觉挺刺激的。

    李婷婷:您希望自己写作写到什么年纪?

    青狐妖:其实作为一个作者来说,甚至想写到写不动为止,哪怕更新量少些,写到50岁也愿意写。另外,不知道这个环境是否容许我坚持写作到那个年龄,不知道商业化运行的模式是不是到时候还有活力。

    李婷婷:会不会尝试其他类型的文学创作?

    青狐妖:从商业化角度上看,写其他的文学还是不如网络文学。第一,网络文学就是“快”,见效快,见收益快。第二,一但熟悉了网络文学,就不想轻易转变,转变后如果出实体书销售不知道会怎么样,实体书圈子对于网络写手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

    李婷婷:你在微博上经常发一些关于政治的微博?

    青狐妖:网络作家如果把自己与社会隔离开,就很难写出好的作品。尤其是写都市文,有时会天马行空,例如都市异能、都市修真,这时必须要有一些接地气的东西。

    李婷婷:您的小说涉及面特别广,集团、商战、黑道、政治等都有涉及,小说中有很多反映现实的情节,如包养、贪污、送小三给上司、警匪勾结等等。在您的微博中可以看出您很关注现实,例如:禁烟、“楼亲亲”、反腐、不动产登记、官员作秀、两会、黑幕,等等。您觉得文学有足够的力量去改变现实的黑暗吗?

    青狐妖:对于这些,我有很强烈的想法想把它写出来,但时间长了之后,不光社会麻木,作者自己也会麻木。写了很长时间之后,可能自己会觉得没什么用。就像你提的这个问题,文学能改变现实,但它改变的力度肯定没有新闻强,如果依靠文学去改变,“迟钝性”没办法解决。例如文学作品反映了一个问题,等它红了,可能那个问题早已解决完了,依靠文学去解决问题我感觉还是比较慢的。所以,反映问题只能当作一种吸引读者的“爽点”来写。抱着一种情怀去改变现实,我估计网络文学作家暂时还做不到。

    李婷婷:您对想要成为网络作家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青狐妖:一个是经济问题,不管从事哪一个行业,首先是把家庭照顾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基本生活可以保障,这是从事全职的一个前提。另一个就是社会认可度的问题,你是否接受写出一点名声之前社会上对你的一些误解、不认可。

    李婷婷: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青狐妖:新的写作计划就不用谈了,因为新书刚出来。我暂时三两年里肯定要坚持写网文。规划的话,可能考虑在周边渠道延伸一下,例如影视、漫画、电影、游戏等,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突破。至于很长远的,谁也看不清,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变数的行业。

    李婷婷:您对网络文学研究有什么建议?

    青狐妖:我感觉你们的这种采访挺好的。我在华南理工大学也开过讲座,参加的学生是纯粹出于兴趣,没有老师组织。在华南理工讲座的时候,学生是以纯读者的身份来跟我交流,而不是以研究的态度来做网络文学。现在感觉山师能够这样研究,蛮好的!

    丁冬:我们老师这几年一直在专心研究网络文学,很认真地在做这件事。

    青狐妖:研究网络文学是非常有意义的,对网络文学的研究还是比较少的。我感觉周教授做这个研究挺好的,这也代表着传统文学圈对网络文学圈慢慢从排斥到认可,再到深入去研究的一个趋势。我看你们记的笔记还很认真,问的问题也很细。

    李婷婷:我们老师告诉我们必须去读作品,不读作品就不能很好地了解作家。

    青狐妖:但读作品对作者的了解还是处于一个浅层的状态。

    丁冬:对,还是要跟作者多交流。

    青狐妖:你可能看了作品的整个故事了,但是作者对作品的整体架构,他一步步有什么目标,想达到哪一个程度,有什么想法,这些问题还得进一步沟通才能了解,就像我写作转型的这个例子。

    李婷婷:感谢您今天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天收获太多了!

    青狐妖:跟你们聊很投机很开心,以后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联系我。

    (本文原载于《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录音整理:李婷婷、丁冬、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