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我想写一些无懈可击的作品——减肥专家访谈录
  • 我想写一些无懈可击的作品——减肥专家访谈录

    对话人:减肥专家(张宁) 网络作家

    李婷婷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卓越班学生

    李菲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2013级中文二班学生

    访谈时间:2015年8月30日

    访谈地点:菏泽市岳程办事处办公室

    一、“我的小说比较私人化”

    李婷婷:您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写作天赋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正式写作的?

    减肥专家:我13岁开始看小说,看武侠、漫画,看言情小说,那时几乎看魔怔了。看小说一直看到高中、大学,坦白讲,高中考大学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的。那时看小说看得多,对外界社会的一些反应会很迟钝,你根本不知道那个事情的严重性。就等于是,你做一个最糟糕的生意却不自觉。总感觉自己很舒服、很快乐,但到最后可能会有一些后悔。到大二的时候,我开始写小说,其实写小说和看小说的状态是一样的,就是对社会不敏感。其实到现在也是一样,我对社会依旧不敏感。我有一种感觉,写了东西以后,就好像外面包裹了一层圣衣似的,别人怎么打都打不透。写第一、二本书时,是一种很原始的写作状态,因为那时怎么写心里都有东西,尤其是我在写第一本书的时候,有很明显的对其他作家风格的模仿,不能说是抄袭吧,但是有一定的模仿。

    其实我算比较幸运的,我的第一本书其实不是《殁世奇侠》,而是在网上写的,叫做《最后一次传说》,这本书“太监”了。写这本书的同时我开始写《殁世奇侠》,《殁世奇侠》在2003年的年末被鲜网看中,然后就实体出版了。我不能否认,实体出版的稿费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动力,所以,我年轻的时候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专业学习则是稀里糊涂,只能说从那时开始路就走偏了。当然,学中文让我了解了一些最起码的文学常识,但是要是说这些对网文写作有什么用,只能见仁见智。

    李婷婷:我觉得还是有用的,读您的作品可以看到您的文学修养,从用词用句、结构设置都能看得出来。

    减肥专家:令我耿耿于怀的是,前几年,无论是写作还是学习,都没有效率。现在年纪大了,感觉时间不够用了,特别想追求效率。但很可惜,我现在感觉到,效率这个东西,一方面需要有意识,另一方面要有相当的时间去编排。像我现在,又工作又写作,如果还要充实自己,这样实在是太困难了。我必须说有这么一点后悔,看小说其实不后悔,但是看得没有效率,写小说不后悔,但是写得没有效率。

    李婷婷:您大二的时候开始写作,宿舍同学会不会觉得你很厉害,已经开始写小说了。

    减肥专家:是啊,他们都会叫我“作家”,我就会说:“别别别!!”(摆摆手)实际上,心里面感觉很爽。

    李婷婷:他们会看你的小说吗?

    减肥专家:一般来说,我不让身边的人看我的小说。

    李婷婷:为什么?

    减肥专家:因为我写小说比较私人化,给千里之外的读者看没有问题,但是给身边的人看我会感觉有些尴尬。

    李婷婷:写的过程中您应该是很开心吧?

    减肥专家:应该说是很痛苦。从《幽冥仙途》开始我的小说的风格就有点邪、有点怪。我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只是从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往外扩展,写到主角特别憋屈的那段情节之后,它的风格就逐渐走偏了,只能用那时我认为的逻辑往回圆。从那时开始,我写小说比较注重那些我自认为的逻辑,但是,我现在的编辑跟我说:“减肥啊,你这个人的想法感觉太怪,你认为的一些爽点跟别人认为的不一样。”我觉得,一部分原因是我的思维方式比较传统:只要想做成一件事,你就要付出代价,而且,如果你这个人的思维方式不太合乎正统、不正派,你必须付出代价。这些和网文主角不死定律混合在一起,味道就很怪。

    李婷婷:我之前读的一些小说可能就比较缺少这种传统想法,主人公“金手指”一路狂开,代价常常被忽略了。

    减肥专家:我认为你说的这种方式是网文本身的要求之一,至于这种写作方式能不能驾驭,还是要看写手自己。另外网文很大程度上都是作者和读者一同在创作,我在写《幽冥仙途》《问镜》时,也受到读者的相当一部分影响,有一段时间会被读者“牵着鼻子走”,然后就是看你怎么圆回来了。

    李婷婷:您一般怎么和您的读者交流,只是通过看书评吗?

    减肥专家:因为《幽冥仙途》是在台湾出版,我的一个台湾的读者给我注册了一个批踢踢实业坊的账号,我会去那里看书评。后来有一个同行让我去“龙空”看书评,在那里我被骂得很惨。我写书很奇怪,一直是一面被人夸着,一面被人骂着。

    李菲:您怎么看待网友对您作品提出的批评?

    减肥专家:除了对我人格的指控我不同意外,他们提出的很多问题我都要承认的,我肯定会受评论的影响。我写书的情况是,自己定一个大概的脉络:主角形象、配角形象、比较感动的情节。然后就开始写,《殁世奇侠》和《幽冥仙途》都是这样,《问镜》好一些,但写的过程中大纲也“崩”了一次,后来我又改回来了。《问镜》也是个“早产儿”,我一开始给编辑的大纲应该算是“正传”,编辑说:“不行,这个太虐了。”我当时选择的主角的出身确实有点“虐”,因为当时刚写完《幽冥仙途》,还没有从那个气氛中走出来。《问镜》其实写得很仓促,是我第一次在网上写东西,在写作过程中开始慢慢地积累一些想法,第二卷大纲“崩”后重新开始写大纲时,才真正把一些大概的脉络、设定给确立起来了。咱们说“预则立,不预则废”,我必须要承认“预”的不足,至于“废”不“废”只能见仁见智了。

    李婷婷:您最初写网络小说时家里人的态度是?

    减肥专家:最初他们没有反对。因为毕竟菏泽是个小城,不管怎么写,一个月两千的生活费还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只是看我年龄大了还在家里写东西,担心我找不到老婆,所以我上班了,上班是为了找老婆,哈哈。我27岁在写书时没有人介绍对象,但是我一上班,马上就是源源不断地相亲。

    李菲:方便透露一下您目前的网文收入情况吗?收入的主要来源是?

    减肥专家:我的收入在菏泽这个地方养家糊口是够了,收入来源主要是版权买断,网文带来的收入比我本身工作的收入确实高出一大截,和一线城市白领的收入差不多。

    李菲:您能具体介绍一下在台湾实体书出版的流程和情况吗?

    减肥专家:例如《幽冥仙途》,我每个月写六万字(其实后期达不到),然后给台湾出版社出版。在《幽冥仙途》之前,我已经是鲜网的签约作家了。具体来说,我写完一个大纲,一篇稿子大概是六万来字,给编辑发过去,给他们看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话可能会让我“小改”或“大改”,也可能直接就不给出版机会。台湾的编辑一般对第一、二本书查得最严,后面就比较放心了。实体书在台湾绝大部分是送到他们的租书店,很少一部分读者会买回去收藏。一个租书店可能一本书买许多套,有的很受欢迎的书全部都会被租出去,但有的书可能就租出去一本,剩下的那些书会再退回到书商手里,出下本书的时候书商会开始从中扣钱。我们主要是吃“版税”,卖多少本书给多少书的版税。

    李菲:您是怎么走上实体出版的道路的?

    减肥专家:当时(2003年),鲜网是我接触的唯一一家在网上写书给稿费的网站,但是那个稿费是很低的,他们主要是通过网站进行实体书出版。我记得我写了半年多,第一次收到的稿费大概是60元。那时网上写作基本是没有稿费可言的,指望的就是台湾的出版。从2003年到2010年,我的作品一直是在台湾出版,也就错过了大陆网络文学的黄金时期。我这个人比较孤僻,当时也有关注到网络文学的态势,但是我想我写这本书已经这么累了,何必再去联系这些网站呢?(笑)

    写《幽冥仙途》的结尾时我写得很痛苦,最后一本书(出版的)写了三四个月,那是不堪回首的记忆。那时纵横就找我在网上写书,我很快就同意了。

    李婷婷:因为您不想主动去联系,而他主动联系您吗?

    减肥专家:哈哈,你这句话说得太精辟了。我这个人太被动,我在鲜网发书是因为鲜网的编辑主动来找我,我在纵横发书是因为纵横的编辑主动来找我,我从来没有主动和任何一家网站联系过,不是别的原因,就是懒。

    李婷婷:网上连载和繁体出版的收入哪个更高?

    减肥专家:现在我的作品网上连载的收入要比繁体出版高,因为现在台湾的市场是在不断地萎缩的。我的作品不管是在台湾还是在大陆都是小众,在比例一定的情况下,市场越大当然收入越多。

    李婷婷:您的存稿多吗?

    减肥专家:我是随写随发。写《问镜》时曾经存稿20万字,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我有时候写到凌晨两三点刚把2000字写完,肯定是存不下稿子。主要是我码字的速度特别慢,我一小时大概码七八百字,尤其是《问镜》第二部大纲整个“崩”了,还怎么去存稿子?

    李婷婷:您这种边写边发的写作方式,应该会经常面临读者的催更,会不会压力很大?

    减肥专家:当然会有这种情况,有的读者会催更说:“专家,你这样没前途的。”也有的读者会说:“减肥,你一个星期更两三章就可以,我们要的是质量不是数量。”但是我不可能真的一个星期更两三章,真的这样就要坏事儿了。有很多读者跟我很多年了,他们也都知道我写书特别慢并且有时会断更,特别是我写到第二、三年时,因为大纲“崩”掉了,所以经常性地断更,所以我有一个外号叫“食言而肥”。

    二、“画风高于一切”

    李婷婷:有人说您的作品不是主流的网络文学,您怎么看待这一看法?

    减肥专家:是的,我的读者群是比较小众一点的。按比例讲,如果说看网文的读者有1亿,知道我这个人的读者有50万,看过我的书的人应该10万不到,看完我的书的有5000人左右。写作时我也感觉到了,我写的书私人化的东西太多,所以说,不知不觉给读者设了很多障碍。

    李婷婷:我觉得您的作品有些“挑读者”,看《幽冥仙途》时有几次被虐得看不下去了,您觉得呢?

    减肥专家:就《幽冥仙途》来说,这个主角本身为人不是太好,像这样的人要成功,要付出的代价更多一点。而且,我写作时特别注重氛围、颜色、格调,一旦确定下来,就很难再变了。我也想写得不那么虐,但是主角在这本书里已经有一定的行为逻辑了,你硬要去改变就不大可能。

    李婷婷:《幽冥仙途》真的很虐,但是特别“抓人”,在别的书的主角在大开金手指的时候,您不停地打压着李珣,让他在黑暗现实中挣扎,同时在他身上体现了冷血残酷的生存哲学,这些都是与一般“善良、正直、勇敢”的主人公不同的地方。你是出于什么打算写出“李珣”这样的主人公的?会不会担心有的读者不能接受?您是不是想要透过这本书对人性的黑暗面进行揭露和分析?

    减肥专家:坦白地说,挑这样的主人公只是因为我想到了类似的场景。我是想画这么一副画,有这么一个主题,然后有这么一个主人公。关于要表达什么东西,其实我在写《幽冥仙途》的第二年就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就算他以后性情大变或受到什么刺激,他这种人的行为方式已经定格了。其实到写《问镜》时,在情节组织这一条上,我仍没有按照爽点、节奏来办,就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像是我想到这么一个场景了,我想让我的主人公进入这个场景,然后主人公进去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预先规定好的,我写作之前对故事的结果一无所知。

    李菲:《问镜》是一本600万字的大部头的书,其中构建了一个详尽的大世界,在读的过程中我感到这个世界呈现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但是,面对读者对您“设定狂”的吐槽,您怎么看?您的大纲大概多少字?《问镜》中的世界您构思了多长时间?

    减肥专家:《问镜》这本书受到《幽冥仙途》的一些刺激,一开始比较注重不要太虐,大纲尽量列得清楚一点,最初的大纲大概一到二万字,后面再不断地添加、充实。但是第二部还是“崩”了,从第二部开始整理,慢慢地我才把这个世界设定好。第一部的世界设定比较简单,到了第二部我感觉世界太苍白了,格局显得太小了。但是,如果去开辟新地图,那么画面就不对了。第三部其实是我给编辑的大纲中设计的正文开头,在大纲中设定的主角就是鬼厌,编辑说不行,我于是就把鬼厌往前推演,结果把余慈给推演出来了。在写作过程中,我一边推演主角怎么走,一边推演世界怎么走。至于这种世界设定方式,《问镜》也好,《幽冥仙途》也好,很明显地受到了《龙魔传说》(紫天使)的影响,它的设定就非常详细、复杂,不过它的爽点的设置比我强(变态的地方也比我变态)。你刚才说他们叫我“设定狂”,应该在后面加一个“魔”字。

    我在写作过程中,是考虑到每个人、每件东西都要有始有终。其他网络作品中的人物也很多,但是可能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人,不同层次的人交叉的可能比较少。因为我这个人有点强迫症,前面出现的人物我后面总要再体现一下,后面出现的人我在前面要给一个暗示,来来去去,就显得比较复杂,其实这种方式在网络写作中不是非常讨好。

    李菲:《问镜》中有很多对功法细致入微的讲解和原理分析,对这个特点,有的读者认为有“水”的嫌疑,也有读者认为是略显晦涩的但值得细读的“干”,您怎么看待《问镜》的这一特点?

    减肥专家:比较严厉点说,如果说是从情节来看,功法、设定这些东西不应该呈现在外面。从这个角度来说,你可以认为它是“水”的。但是从网络写作的情况来说,这个设定是我脑力激荡的一个过程,尤其是第二部时,我并不是将之前设定好的搬上来,而是为了让主角的“小蚂蚁碰大象”这种不合逻辑变得有逻辑而创造出的理由,坦白讲我觉得这种方式不是太好,它会让情节变得不健康,也会给读者造成障碍,我以后写作会有一些改变。

    李婷婷:《问镜》中鱼刺一生都在追求“长生”,他的“长生”是一种包含他所有的理想的长生。在很多仙侠小说中,长生似乎是生而就要追求的,很少有人去单独探讨它的意义,很多时候只是成为了构成背景的一个元素。您想通过他所追求的“长生”来表达什么?

    减肥专家:我当时想的是我写的一生都在追求的这个长生,必须是有价值的。这是一个选择和立意的问题,是选择节奏流还是情节流的问题。如果选择了节奏流,当然是打怪、升级,排布爽点,这也是一种技巧,而且是一种非常难学的技巧,我到现在都学不会,因为它是对读者的一个心理预期的把握,坦白讲,虽然有时“白”或者模式化严重,但是它其实是一种对我来说相当高深的技巧。我的作品属于情节流,我写出来的情节流显得私人化了一点,或者感觉显得晦涩了一点,有的作者写出来会显得比较爽一点,更大众一点。但是这两种方式就像“长生有无价值”,只是在写书之初就已经定下来的一种立意,是一种选择的方式。如果你情节流和节奏流都想要,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也许能做到,但很大程度上也许就失败了。

    李婷婷: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读者重要还是作品重要?——对减肥专家真正的支持”,其中讲到:“有成功也有理想,我觉得这才是我对我喜爱的作家,真正的支持,而不是让他去写些我们更爱,但偏小众的作品。真正成功的作品,是内涵且大众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减肥专家:我现在也一直在追求大众审美,既然是大众审美,那么一定是美的,作者的“美”不应当与读者的“美”有太大的距离,或者如果本来是美的,没必要在外面蒙上一层层的布。也许是我本人内向了些,所以和其他人的情感回路有些不同。我认为我的作品本身是描写“美”的,但是因为我本人或环境的一些问题,让人不知怎么去“审”,我现在要打通我所认为的“美”可以被人理解的路径。我现在写的这几本书在语言文字上会有一些问题,有人说是“华丽”,也有人说是“繁缛”、“冗余”。我现在追求的是,首先画风要美,其次要给人更直接的通道去欣赏这种美。先让人看到表象的美,再慢慢追求更深的东西

    李婷婷:我觉得您的自我要求很高,您很认真地写小说。

    减肥专家:这个我确实承认,我很认真地在写。写网络作品,我的这种写法有时候不大讨好。但是如果不是这样把字磨出来,这个风格也不是我自己的。我曾经试验过一次,什么也不想就开始写。然后我确定了一件事,我这个人的文学底子确实不行。因为我信马由缰地写出来的那些东西在措辞上完全没有古典的那种感觉。还是那句话,画风高于一切。如果达不到这个画风,我就没法接受。

    三、“网络文学是一个弱势行业”

    李菲:您怎样看待当今的网络文学?

    减肥专家:由于我的性格和见识,如果让我对整个环境去解读有些困难。我只能说,现在这个网络文学市场中,像我这样在网上能够养家糊口的人确实是有,但是任何一个行业能达到我这个收入水平的都会有上万人、十几万人,而且非常稳定。网络文学这个行业可能没有这么多。我认为它是个弱势行业,体现在收入和话语权两个方面。我在网站作者中应该属于中层的,但是如果我想凭借网络作家这个身份在社会上获得一定的地位或认同,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人们需要一个思维上的转换,也许会高估或低估。这样的话,网络文学行业就不算一个主流行业,还是一个弱势行业。

    李婷婷:近几年网络作家群体大幅度膨胀,您怎么看?

    减肥专家:人是越来越多,但是挣钱多的并没有增加很多。另外,想通过这个职业在社会上立足比较难。可能也是我性格的问题,性格比较孤僻内向,如果不上班,在社会上想办点什么事比较困难。大神可以用钱去解决,但是那些单纯写小说的与社会有距离的作家怎么办?举几个现实的例子:在医院没有床位了怎么办?孩子想去重点小学怎么办?……这些是孤僻的网络写手无法回避的问题,交游广阔的另说。

    李菲:您现在边写作边工作很累,有没有想过要放弃哪一样?

    减肥专家:想过。想过放弃工作,因为人总是往懒惰的方向发展(笑)。我本身喜欢写作,如果不喜欢也不能坚持13年。我虽然评价网络作家群体是弱势的,我也说过写作是痛苦的,但是写作同样带给我强烈的快感,更重要的是,读者给予的认同感是我在社会上很难找到的。就凭这一点,也付出相当的努力、精力、心血。我刚才所提到的那些现实的琐碎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就显得没有什么意义了。读者和作品会给人一种相当满足的心理状态,这一点不容否认。

    李菲:有人说您的作品是另一种形式的“爽文”,您怎么看待“爽文”?

    减肥专家:“爽文”需要很高深的技巧。我一直认为,写“白”文的作者,不是不能写像我这样的作品,他们只是做一种选择,而这种选择是市场给他们的。如果这是一种谋生技巧,实际上他们就应该这样做。如果你真的一字一句地抠着写一部小说,这也是一种方式,但就像好莱坞一年有几千部电影,上亿投资的并不一定就是好电影。

    “爽文”的这种“爽”包括情感上的“爽”,也包括文字上的“清爽”。所以说,如果仅从市场定位来说,节奏流的作品还是主流的。而情节流也不能往晦涩的方向发展,你给读者设立的阅读的“高墙”很少会有读者愿意辛辛苦苦去爬的,绝大多数读者会选择踹一脚“墙”之后直接走人。

    李婷婷:我们也会注意到读者们的阅读趣味也在不断变化,很多都会对自己之前喜欢过的作品“嗤之以鼻”,您怎么看待这种“粉转黑”现象?

    减肥专家:阅读是一种私人体验,但是阅读的心态是大众化的。拿我自己举例子,我从十三岁开始看书,看书十年以后才对小说的审美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从13岁到23岁我也是看“爽文”,看“爽点”。后来我才开始看一些不那么“小白”的或者所谓比较“高端”的文,但是这两年随着我的写作越来越紧张,我的口味又向 “小白”化转变了。在我那个年代,一个人13岁的时候除了看小说、打游戏也没什么可做的了,而现在的年轻人甚至从3岁开始就会遇见不同的多姿多彩的东西,就算他们有五六年看小说,而在他们转成“老白”之前,可能已经不再看小说了,而在更大基数上“小白”是源源不断涌进来的,“老白”则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再看网络小说。“老白”是在不断地分化、离开的,而“小白”是在不断地涌进来的。

    李婷婷:通过阅读您的作品,我觉得您是一个有自己独立追求的作者,或者说有点小“任性”,不会很在意您的作品的受欢迎程度,而是坚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但是,网络文学的大部分读者还是很“浮躁”的,小白文、爽文盛行,您有时会不会有“曲高和寡”的孤独感?

    减肥专家:读者的认可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有些时候写作的风格很难改变。“曲高和寡”的孤独感真的没有。我甚至还想往“爽点”上靠拢,我一点也不否认我写小说也想写“爽”的,这里要分两个方面去看:一方面是编辑也评价说我的“爽点”和别人的“爽点”不一样,想爽却不知道怎么去写;另一方面有些时候我知道怎么写是“爽”的,但这种“爽点”和我作品的画风不一致,如果强行靠拢,我写出来的东西就会不伦不类了,也把我的写作快感剥夺了,这样是不行的。

    李菲:会不会也有读者不喜欢看“爽文”,反而喜欢看少一些“爽点”的作品?

    减肥专家:我觉得,任何人都是需要“爽点”的。在好莱坞的电影中,往往会有一个游戏时间,就是让人看得特别轻松,到了中点以后才会向着“一无所有”的情节转化,然后再把困难的问题解决了。它一定要有一个游戏的过程,这个游戏实际上就是“爽点”,包括最后一无所有地解决也是一个“爽点”,只不过有的人觉得大杀四方很爽,有的人觉得有情感上的共鸣很爽,有的人觉得解决问题很爽,有人觉得情节和他预期的一样很爽,还有人觉得超出他的预期很爽。这个“爽”是一点错也没有,而且是必须的,我认为任何一个文学作品你必须有这么一个“爽度”,没有“爽度”就无法诱惑别人看你的作品。只不过这个“爽”在传统文学里可能表现为“我要有深度”,我认为这个深度也是一种“爽”。我现在欠缺的是怎样在结构设置上达到“爽”和我自己风格的统一,我现在写新书正在钻研这个。有的人写“白,”虽然文字看起来还是那么“白”,但是对“爽点”、节奏的把握已经是大师级了。写情节流的作者作品中的情节的曲折等也是在不断上升的,不去思考、不去提高是不行的。但是情节流和节奏流的作品本身在追求什么样的“爽度”和“怎么爽”方面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在追求“爽”的方面我和其他网络作家没有任何差别。

    李婷婷:目前,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气氛越来越浓郁,您怎么看待这种商业化?

    减肥专家:我最开始从事网络写作是因为我想写作品,想获得认同。当时台湾的商业化已经很浓了,它是我能坚持写下去的一个保障,如果没有每个月几千元的收入,我未必能坚持下来,这是它有利的一面。我一直认为写作应该有一定的天赋,你如果有天赋,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中你一定能找到需要的读者群,温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拿股市做比方,其实我们作者只能算是股票,至于操盘手是网站经营者或者资本本身。

    李菲:您怎么看待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间的关系?

    减肥专家: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之间的鸿沟是有的,对于一部作品的认知、价值观等有很大的不同。其实现在作协对网络文学的定位还没有到达非常准确的地步。有的人想从传统文学中拉一个标准出来去评价网络文学,或者为网络文学树立一个新标准,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网络文学想从传统文学那里得到评价和自我评价的话语权,这个很难。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除了在技巧、情感表达方面同属文学外,其他方面没有什么比较的必要。

    李菲:您对目前网络文学的发展态势满意吗?有什么样的期待?网络文学会不会成为传统文学的一部分呢?

    减肥专家:我觉得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评价体系是两条道路,物质决定意识,它们都在一定的物质平台运作,必须要符合这个物质平台。传统纸媒是在一定的政治经济条件下,在文化传承的历史中形成的,而网络新事物在网络平台上进行运作,也受平台的制约,想要找到统一的评价标准是很困难的。我不认为会有很多专家学者下大力气研究他们的结合点,在这种多元化文化环境里也是没有必要的,网络文学只是一种时代的文化现象,就像出现100多年的现当代文学,它们跟更早的文化来比也是一种新的文化现象。我认为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是按现象来分的,在文学历史中,文学被分成一个个片段,却又有一个脉络传承,这个脉络不会是一条笔直的树干完全顺承下来,而是各种枝桠吸收其中的养分,慢慢发展壮大。

    四、写作的秘诀——“要有爱”

    李菲: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生活状态吗?每天具体的时间分配?每天会花多长时间写作?

    减肥专家:我是文秘工作,闲的时候闲死,忙的时候忙死,有时还要加班、应酬。有些时候本来节奏写得好好的,晚上一个应酬立马全“崩”掉了,又要补又要写,两三天以后,节奏就不成样儿了,一波更长的断更就要到来了。我一般生活节奏是早上五点起,晚上十二点以后睡,这还算比较规律的。有一段时间天天熬夜,熬到两三点或三四点,五六点起床。有些时候字是靠磨出来的,一边想设定,一边想情节,还要照顾前面的情节,这是一种很极端的状态。后来我看一些心理学的书,发现我这种情况是一种非正常的完美主义,我非要把自己逼到绝境才去写东西。比如说十二点要交稿,我十一点才能真正地进入状态,然后写到凌晨三点。再比如我现在写新书,我一边看剧本写作的书,一边写剧本,再把剧本转换成小说,这其实是一种很没有效率的方式,但我还是这么做了。这其实就是一种心态在作怪。我认为对于网络小说来说,那么大的文字量、更新量,那么复杂的背景,还需要人物性格,我构思多少遍它都不会是完美的,这就会给我一种很大的挫败感。我的拖延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有的地方怎么写都不完美,有的理论总是站不住脚,但是我更新了就没有办法改,有时候是很纠结的。

    李婷婷:新书会继续写《问镜》中的世界吗?

    减肥专家:没有。因为我写仙侠已经写了十年了,想放松一下,换个题材。比如说,你在写小说的时候,如果连续三段都是主角的名字,你会觉得很别扭。再比如,我描写笑用“哈哈大笑”这个词,但如果这一章连续出现十几个“哈哈大笑”,那会很崩溃的。我写了十年仙侠,就算古典文学底子再厚,写十年还能保证写的词都没有重复吗?不可能,而且我的底子还没那么厚。所以说,如果写得太多,我就会感觉:这个词我以前用过,这个桥段我以前用过……我又想追求一下“陌生化”的感觉,就想换一下东西。

    李菲:读您的作品可以看出您的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您很喜欢看古典文学吗?

    减肥专家:我比较喜欢看玄玄乎乎的东西,因为要写小说,起码要把《老子》《庄子》等看一遍。但我看得不深,只能说浅浅阅读一遍。在找资料时也需要接触一些古典文学的东西,我只能说我稍微懂得一些常识,然后再自己编。如果要说我写的东西完全没有错误,那是不可能的。比如我新书写未来高武,我对科技的一些常识有了一些了解,但是如果让我写“硬”科幻,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说我要写未来高武,就是披着科幻皮,其实还是在写玄幻的事。一开始就是要有这个定位,如果没有,就会很糟糕。

    李菲:您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作家、作品?

    减肥专家:从事写作之后,有欣赏的作者。不过任何作者写作都有高低起伏,我只能说我喜欢哪一个作品或哪一个作品的哪一个情节。我现在比较欣赏的一种类型就是“专业流”,比如《重生之神级学霸》,我会觉得看一些不了解的专业比较爽。

    传统的书我只看古代文学,而且只看诗、词、道经、佛经。其实我是把这些当作写作的工具书看,我现在很爱看工具书,例如《辞海》,或者一些科普书籍。因为写东西需要储备些东西,看书比较功利一些。

    李婷婷:您对“菜鸟”写手有什么建议吗?

    减肥专家:在写完《幽冥仙途》之后有一个读者问我关于写作的事,我回答说:“要有爱。”《问镜》和《幽冥仙途》的立意都不高,但是其中的因果关系绝大部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比如《幽冥仙途》的画风比较阴暗,但是我相信我的读者应该明白李珣是错的,他不是一个好人。立意很重要,如果立意高了,很多可以打开写,立意低了,可能会被限制。

    为什么我强调画风呢?《问镜》和《幽冥仙途》中一定有至少一个画面是让我感动的,我希望我的读者能看到这个,能感受到这个,和我一起感动。能让人感动的东西不会是太差的东西,让我比较得意的是在《幽冥仙途》中李珣和明矶的身份被识破,这个时候一个良善的人和一个邪恶的人的反应形成了一个对比,但又是一个美好的、至少是凄美的共鸣,读者在这种对比和共鸣中可以看到应该珍惜什么。一定要有至少一个可以感动的地方,这种想法可能是一种文青气,但是在情节流的作品中这种写法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节奏流,它的立意非常准确,它就是针对那些想要从文中获得放松的读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确实放松了,这也是作者的成就,这种成就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更难得。节奏流对网络文学功能性的判断非常精确。

    李婷婷:在《殁世奇侠》中您写道:“可以把本文当成一部童话,脱离些现实,多了点幻想,有些一厢情愿……但无论怎么说,这也是一个拥有梦想的少年的,脑袋中真正所想的,真正的风格!”就目前来看,您所追求的真正的风格是什么样的风格?或者说,您想写什么样的作品?

    减肥专家:也许是最近几年写的书争议性很大,所以想写一些无懈可击的作品,我还想在这个基础上写我想表达的东西,我最怕读者说的一句话是“我没指望从网络文学中得到什么东西”。虽然我的读者群比较小,但是起码有跟我有共鸣的读者。私人化的写作相对应也会有私人化的读者,我的粉丝虽然少,但是铁杆的不少,但是越是这样,让我越不敢轻易下笔。

    李菲:您目前写作面临的困境是什么?您选择怎么面对?

    减肥专家:这个我可以用现在在学习的一些电影剧本的理论来回答。我现在看的一本书是《救猫咪》,它是一本关于剧本写作的宝典,它把一部电影分为:主题呈现、游戏时间、中点、一无所有、解决方案、结局等等。通过对照,我发现,我写作的问题在于,我总是在主角有一定的资本、把问题解决了、各条线索显露聚拢时候结束了,但是后面应该有结尾的,有一点尾声或余韵才好,但我一般来说写到这儿就会戛然而止。我没有意识到所有问题解决之后还应该有一个让人情绪舒展释放的一段,至少有一个结尾的高潮,我经常会忽略这一点。不论是整本书的大结构、某个场景的小结构,都是如此。

    李婷婷:为什么会想到看有关剧本创作的书,是有人推荐吗?

    减肥专家:主要是我感觉自己写作的结构有问题。前段时间,在网上看一些娱乐小说(描写娱乐圈的小说),从中我发现美国和中国写剧本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其中还提到了一些书,我就看了一下。《救猫咪》上把写剧本分成了几个部分,我感觉很有意思,和写小说很相似,而本身我写小说的结构一直有点问题。就像有的读者说:“减肥,都写到这儿了,主角刚开始变强了,有能力了,你给我完了,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也在想“我什么意思”,我就想好好地研究一下,所以我这段时间大概买了七八本关于剧本写作的书。

    李菲:您会不会尝试进行剧本创作?

    减肥专家:我现在写新书,就是按照剧本的方式写的,因为我以前写《问镜》时描述性的东西太多了,我这次想突出一些情节或对话,我写大纲时是按写剧本的方式写,然后慢慢再整理成小说,我是在尝试。

    李婷婷: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我们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谢谢您!

    减肥专家:跟你们聊天我很开心,也感谢你们!

    (录音整理:李婷婷、李菲)(本文原载于《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