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我心中的玉兰树
  • 我心中的玉兰树

    2002年春节前,我家搬进一栋新楼的二层。一人多高的玉兰树也随之迁徙到楼下的几个小花坛里。

    时光荏苒。小树苗一年年茁壮成长。我家厨房的窗外正好排列了两颗。为了能让小树苗早一天长高,为我遮蔽夏日午后的艳阳,只要炖肉,我就会把焯肉的水晾凉,端到楼下,浇灌在树根周围。还有放坏的核桃,花生,只要是有营养的废弃物,我都统统拿下楼,给它们当作肥料。由于我的偏爱,几年过后,这两棵树比之其它树要明显高大一些。每当看到这副情景,我就会偷偷笑上一阵子。

    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一开春,就能看到满树雪白的花朵。那莹润娇嫩的花瓣,就像出水的芙蓉,有种与众不同的静雅。特别是到了傍晚的时候,暗淡的背景下,缀满枝头、枝杆的花朵,就像一个个别具一格的灯盏,把屋里都照得亮堂起来。噢!太美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在窗前伫立良久,静静地欣赏它们一个个不同的风采。

    玉兰花的花期很短,前后也就一个星期左右。春天,雨水多。如果在花朵盛开的日子,遇上一场春雨,我的心就会一阵子揪紧。望着冷雨击打着花瓣,多么希望能够撑起一张大伞,让它们别再经受这样的洗礼,它们的身板太娇嫩了。可是,才几天时间,我却看到有的花瓣边角开始变黄,枯萎;有的却已经飘落了。生命的绽放竟如此的短暂。看到满地的花瓣,我一片一片小心捡拾起来,带回家,仍是改变不了花朵的宿命。绿叶一天天萌发,长大,满树的绿意,替代了我对花朵的眷恋。

    自从有了这些树,鸟儿也就成了前来串门的常客。它们经常三五成群,在树枝上快乐地跳动,一拨儿走了,另一拨儿又来了。有几次,我发现麻雀会准时在早晨的某个时间,蹲在树枝上集体梳理羽毛,接下来,又一个一个轮流在树旁的某个空间急促地翕动翅膀,就像有根绳子在半空牵着似的而。胆子大的鸽子会经常直接降落在我家窗外空调的主机上,缘于我会将剩饭残渣置投放到那里,鸽子饿的时候,就会自动来觅食。时间长了,好像形成了一种契约,一种交情。当然,也会出现一些尴尬的情形,就是它们来了,我却没有准备接待的饭菜;或是我准备好了几天,却没看到它们的踪影。当然,前一种情形,会让我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真心感谢这两颗玉兰树!让我一年四季能近距离欣赏到它们春秋冬夏不一样的风采。春天,能让我看到圣洁高雅的花朵;夏天的午后,能让我免受炎热的考验;还引来了可爱的小鸟。然而,这一切的美好,都已变成难忘的过去,再也不可能出现了。缘于不久前,单位要给家属楼安装电梯,楼下的玉兰树全都被人挖走了。

    现代建设,总是要破坏一些记忆。十五载的陪伴,就这么地走了,这么结束了,去了一个我无法知晓的地方。我真后悔当时没有问到底把它们安顿到什么地方去了?好让我有个掂念,就像相处多年的老朋友,过段时间,该去看望一下,叙说离别的思念,生命成长的快乐或是烦恼。如今,我却丧失了这样一个机会,无法弥补的机会。

    有句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而今,我带着十分惋惜的心情要颠覆这句话。人若有情,草木岂非没有情?它们的情,不就是一年一度绽放的美丽花朵?不就是绿叶遮蔽下的一抹浓荫?不就是浓缩在岁月年轮中无怨无悔无私奉献的高贵品格?

    树走了,鸟儿也不来了。我的心底时常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这个寒冷的冬日,但愿它们的新家能够多一些阳光和温暖,能够有更多的人去爱护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