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恶搞传统名著”,究竟由谁说不?
  • “恶搞传统名著”,究竟由谁说不?

    12月2日,在安徽芜湖举行的第五届中国国际动漫创意产业交易会上,六小龄童畅谈了“西游文化”。三十多年过去了,六小龄童回忆起当初的情况如数家珍。他讲述更多的是他的希望,以更好的方式将西游文化推向世界。他说:要对恶搞传统名著说不,改编传统名著要有敬畏之心。(12月3日《中国新闻网》)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一千个中国人心中也许只有一个”美猴王”,经典版《西游记》孙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龄童一直这样说。最近这几年,六小龄童的“生意”一直不好,没有接演多少片子。倒不是没有人找他主演新版《西游记》,而是每一次看到导演提供的剧本,他都拒绝了。原因就是这些新版《西游记》很多都不忠于原著,不忠于原著如果只是部分细节变化,倒也算是一种创新。问题在于,很多版本的《西游记》其实就是恶搞,其实就是戏说。拒绝恶搞,是六小龄童坚守的底线,他不能阻止别人恶搞名著,但是他自己一直拒绝恶搞名著。

    “恶搞传统名著”,在《西游记》这部传统名著里最为明显。无论是影视剧还是动画片,都存在这样的情况。比如,有一部影视剧里,孙悟空爱上了白骨精,由此产生了惊天动力的爱情故事。固然,这种改变,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年轻人的搞怪心理,提高了收视率,提高了票房收入,但是也不折不扣地伤害了原著。

    有人说,《西游记》这样的作品,原本就是虚构的,原本就是杜撰的,也就没有必要尊重原著了,后世的演化、修改也是合情合理的,原著的作者可以天马行空,可以信马由缰,为何后世的导演和编剧就不能发挥想象?

    这样的说法,固然也有一定道理,但是这种对传统名著的任意篡改,胡编乱造,也是对原著的不敬畏。《西游记》既然能从古至今保留下这个版本,说明其文化含量、民间认同,还是很高的。尊重原著,是新时代编剧、导演该有的基本素质。当然,尊重原著并非是说“一点也不能改动”,而是说基本的故事框架和人脉关系要尊重原著。比如,你将白骨精说成是“爱情的本真”,你将吃人的妖怪说成“比神仙还可爱”,就有违道德伦理了。如果是让原著只剩下了影子,你倒不如自己去撰写新的故事。

    “恶搞名著”何止是一部《西游记》?最近这几年,在放眼球经济之下,所有的传统名著都没有幸免。各种搞笑版的、戏说版的、穿越版的传统名著影视剧不断出现。不仅是影视剧在任意践踏传统名著,就是网络上的小说、儿童图书何尝不是这样?想起一个搞笑版的“孙悟空爱上慈禧太后”,如此恶搞底线何在?

    “恶搞传统名著”,不能只让六小龄童这个孙悟空说不,监管部门的金箍棒需要常舞,在颁发拍摄许可证的时候,在后续审看的时候,就应该说不。